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第一三三章 迎着朝霞!
当前位置:首页 > 探索 > 第一三三章 迎着朝霞 正文

第一三三章 迎着朝霞

时间:2023-03-26 08:07:27 来源:绰绰有余网 作者:焦点 阅读:882次
    “娘!第章。朝霞。第章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3%83%89%E3%83%AA%E3%83%BC%E3%83%A0%E3%82%AD%E3%83%A3%E3%83%83%E3%83%81%E3%83%A3%E3%83%BC%20~%20qc377.com%20%E2%9C%85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3%83%89%E3%83%AA%E3%83%BC%E3%83%A0%E3%82%AD%E3%83%A3%E3%83%83%E3%83%81%E3%83%A3%E3%83%BC。朝霞。第章。朝霞。第章考上了!朝霞歇驹考上大学了!第章。朝霞。第章。朝霞。第章。朝霞。第章”借中午休工的间隙,匆匆去沈家堡问询沈华驹高考状况的凌吭,都没顾上把自行车停好,往墙根一扔就冲进家门,兴奋地向自己的母亲嚷道。

    “娘,歇驹太厉害了!。。。。。。才十三岁呢9真就给考上了!。。。。。。都把俺舅舅们,给高兴坏了!”未待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沈七凤接话,既开心又激动的凌吭,边扯着衣襟抹着满头的大汗,边继续兴奋地慨叹着。

    “这小东西。。。。。。这小东西打小,就浑身透着灵气!只是,只是没想到这么点儿大,就真给考上大学了?!。。。。。。儿子,这是不是,是不是就算是中了状元了?。。。。。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3%83%89%E3%83%AA%E3%83%BC%E3%83%A0%E3%82%AD%E3%83%A3%E3%83%83%E3%83%81%E3%83%A3%E3%83%BC%20~%20qc377.com%20%E2%9C%85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3%83%89%E3%83%AA%E3%83%BC%E3%83%A0%E3%82%AD%E3%83%A3%E3%83%83%E3%83%81%E3%83%A3%E3%83%BC。”终于反应过来的沈七凤,已喜极而泣。她那拉住了儿子的手,都激动的一个劲儿在发抖。没想到侄子竟这么有出息的她,欣喜地,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娘!这搁在过去,咱歇驹就是‘中状元’了!而且,还是个才十三岁,被考官连考了两遍的小状元!哈哈哈。。。。。。”闻听母亲的话,凌吭更是兴奋不已地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啊?。。。。。。这是怎么回事呀?怎么还被考了两遍呢?”一脸愕然的沈七凤,忙连连问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对于沈七凤的困惑,解释起来可就有些话长了。究其主因,皆是沈华驹那仅十三岁的年纪,给惹的事儿!

    求知若渴的歇驹,那超乎想象的记忆力,和惊人的吸收消化力,让即惊且喜的沈银贵,两年之内,就将初高中的课程,全部输入了他的肚腑。并,彻底被其牢牢撑握。

    这堪称“天才”的歇驹,让未能完成大学梦的沈银贵,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——让歇驹跳过三年高中,直接参加高考。一来,检测一下其知识的储存量,历练一下其应对考试的能力;二来,如若一举而中,既省却了三年高中的时间,又提早为老沈家扬眉吐气,光耀了门楣儿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主意拿定的沈银贵,在看好歇驹的中学校长的帮助下,顺利获得了参加高考的资格。以试考的姿态,加入到了高考行例的沈华驹,果真不负校长和其伯父的期望,一举成名,考中了本省的最高学府——山东大学。

    可,仅只十三岁的年龄,体格又偏于瘦小的他,根本令大学招生处难以置信。。。。。。不肯相信如此年少孩童,具有如此实力的高校领导,立刻遣人亲临新泰县城,重新招回沈华驹,当场出题,进行二次考试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常言道:真金不怕火炼。在沈银贵的陪同下,独自应考的沈华驹,泰然自若地应对着考官的考题。。。。。。其轻松、镇定的答对如流,真真令监考者,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两考成绩俱佳的歇驹,再无争议地,获得了山东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

    被誉为“天才儿童”的沈华驹,顿时轰动了整个县城。一时之间,家家户户、各乡各村,乃至集市商场,沸沸扬扬着,这同一个话题;到处都是一片艳羡的慨叹和赞扬。

    沉寂数十年的沈家堡,瞬间名满县城。沈家堡的沈银贵和沈华驹,成为了家喻户晓,标榜学习的典型!特别是培养出了十三岁的大学生的沈银贵,更是被县城各校,争着抢着高薪聘请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为全家争了光;为祖宗长了脸的歇驹,即将远离家乡;远离亲人,独自到省城念大学了。这一岁多就没了娘的苦孩子,在这年少体弱的时节离开家,如何不牵扯着每一个亲人的心肠?

    “华驹,快来,快过来试试,看二姑给你做的新衣服,合不合适?!。。。。。。”两次手术导至身体羸弱,很少走娘家的沈小凤,在得到沈华驹考上大学之时,就拖着虚弱的身子,亲自到集市上选挑了最好的布料,一针一线地为自己的侄子,亲手缝制了一套出门的衣服。并在沈华驹开学前夕,同丈夫韩柱子,以及四个儿女,全都来到了沈家堡,为远行的侄子送行。一进家门的她,顾不上喘口气,就兴冲冲地招呼着自己的侄子。

    “瞧瞧,这衣服做的可太好了!。。。。。。二妹,你都小一年没见咱华驹儿,怎么就跟量了尺寸似的,这也太合适了!。。。。。。这衣服一穿,瞅瞅咱歇驹,可真有个大学生的派头了!。。。。。。哈哈哈,这才几天不光屁股趴地上学习呀,一眨巴眼的功夫,竟威威武武的,成了文状元了!。。。。。。”沈七凤刚刚放下为沈华驹操持的全新的被褥,就迎来了二妹沈小凤一家。见到妹妹精神气色如此之好,喜上加喜的她,边帮着二妹一起给侄子试着衣服,边夸赞着。面对新衣加身,与过去判若两人的侄子,风趣地调侃,道。

    “大姨!你还当俺娘能掐会算呢?你可不知道她费了多大的劲呢!不光追着俺问华驹的个头儿,还在俺家大门口,看到跟华驹差不多大的孩子,就给人拉住比量。。。。。。吓得人家的孩子,还以为遇到了个疯子呢!哈哈。。。。。。”手牵着妹妹韩萍的手,随在其母后面的韩蓉,依然还是那幅大大咧咧的劲头儿。未待沈七凤的话音落地儿,就***先爆着料儿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会掀咱娘的底牌!。。。。。。”一旁的韩壮,一脸不高兴地斜瞅了妹妹一眼,低声嗔怪着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。。。。。这你们就不懂了孩子们!这说明呀,说明了你娘做事的认真劲儿;说明你娘这个姑姑,是多么的心疼她的侄子!。。。。。。”见状的沈七凤,忙拿话化解着韩壮对妹妹的嫌隙。

    “二姑,等我考上了大学,你也要给俺,做这么好看的衣服!”同二表哥韩宁,已聚到一起的沈忠驹,忍不住笑着插话。

    “好,好!没有问题,只要你也考上了大学,二姑保证给你做更好的!。。。。。。”刚同母亲吴氏坐到一起的沈小凤,忙转头大笑着承诺。

    “俺也要,二姑!。。。。。。二姑,俺也要,俺也要!。。。。。。”跟在沈忠驹屁股后的一群小不点儿,还没弄明是怎么回事儿呢,也争先恐后地齐声嚷嚷,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。。。。。好,好,好!都给,都给。。。。。。你们这帮小家伙,哪一个考上了大学,二姑都亲手给你们做新衣服!。。。。。。”被这大大小小可爱的侄子,逗的眼泪都笑出来了的沈小凤,弯腰抱起最小的,连连答应着。

    “呵呵!。。。。。。你们都拿你二姑当缝纫机了还?个顶个的怕落在后头?。。。。。。想要呀?那就赶紧的跟你二大伯好好学习,才有穿新衣服的门儿呢!。。。。。。”赶忙从二姑姐怀里接过小强驹的章莲心,轻轻拍着他的小屁股,打趣着。

    而今虽然还没能完全得到父亲谅解的她,却也在对方不再追打的改变中,能够进门探望自己的亲娘了。这与娘家渐渐修好的关系,于无形之中,亦添助着其内心的喜悦。性格越来越开朗的她,惹得全家又是一阵开怀的大笑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夜已深了,除了沈七凤,所有的人都已经安歇了。在灯下为沈华驹认真查点着行礼的她,将衣服一件一件打开,把上面的纽扣,又重新一颗一颗的再钉牢一些。

    “姑姑,扣子都缝好了,你怎么又缝呢?。。。。。。”躺在炕上,一直没睡着的歇驹,悄悄搬了个板凳坐到沈七凤跟前,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姑姑怕它在学校掉了,你不会缝!所以,就把它再缝结实点儿,让它到你放假的时候,都老老实实的长在服上!。。。。。。明天一早就要去念大学了,这么晚了,怎么还不好好睡觉呢?是不是大姑姑亮着灯,让你睡不着了?。。。。。。”听到小侄子的问话,伸手抚着其小脑袋的沈七凤,风趣地小声解释。一脸疼爱的她,同时关切地问询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姑姑!不是亮着灯睡不着。。。。。。是想等着,跟大姑姑一起睡!。。。。。。”亦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儿的歇驹,已将头倚靠到了姑姑的腿上,喃喃着说。

    “傻孩子!。。。。。。”鼻子一阵酸涩的沈七凤,一把将侄子紧紧搂在怀里,轻轻拍着他的背,哽咽着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在学校想家的时候,就多给你爹和伯父写信;大姑虽然不识字儿,想大姑了,就给你吭哥哥写信。。。。。。还有,在省城千万别一个人出门,就是要出去买东西,也一定要找大同学做着伴儿,千万要记住了!知道吗。。。。。。”将侄子紧紧揽在怀里,手上继续着针线的沈七凤,再次叮嘱着自己的侄子。默默偎在姑姑怀里的歇驹,眼睛跟着姑姑手上的动作,一个劲地点着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孩子!咱娘儿俩睡觉去。。。。。。今晚,让姑姑再搂俺宝贝侄子一回!。。。。。。明了天,俺侄子可就上大学了!就长成一个,顶天立地的大人了!。。。。。。”终于整理好一切的沈七凤,又细细将行礼审视了一遍。这才放心地牵着歇驹的手,满脸慈爱地,语重心长着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搂着自己的侄子,一整夜却未曾入眠的沈七凤,四更天就悄悄的起了床。

    东方刚现微白,她就已经把煮好的鸡蛋,和散发着诱人香味的,金黄色的葱花烙饼,捡挑了一份最好的,给歇驹装到了包里。其余的,连同着熬好的小米粥,一同端到了饭桌上。

    未待大家吃完早饭,沈七凤的长子吭,就骑车带着自己的父亲,一路飞奔而来,加入了为歇驹送行的队伍;并,双手郑重地给歇驹送上了,其大伯父凌贤,为歇驹买的一支“英雄”牌钢笔。

    太阳,已经开始露头了,万道霞光,顿时洒满了沈家堡的上空。。。。。。坐在大队部派遣的拖拉机上的沈华驹,在父亲沈安贵的陪护下,迎着绚丽的朝霞,在身后亲人的泪眼欢送中;在众哥哥弟弟们的追逐呼喊中,奔向了去往省城的,长途汽车站的方向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几重霜雪几重冰,坎坷荆丛已曾经。一继春风九州暖,扬鞭奋蹄朝霞红。”

    目送着渐渐远去的侄子,已婉言谢绝了众校聘请的沈银贵,带着一脸的欣慰,坦然地背起了,满装着自己研创的“儿童糖果”的销售箱,带着继续培养沈家后人的信心,开始了脚下,更加踏实的路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〈上部完结〉

(责任编辑:综合)

推荐内容
  • 美国65岁男子进银行抢劫1美元 拿钱后主动要求进监狱
  • 第162章 祸不单行
  • 第203章 蹊跷的庄园
  • 第190章 掘地五尺
  • 2022体育类大学排名公布!北体毫无悬念夺得第一上体勉强入围本站
  • ??197?? ????ʱ??